2020年12月9日 星期三

霞喀羅步道之旅

很久以前就知道霞喀羅步道了,只是礙於路途遙遠,一直沒有成行。我曾經去過清泉,心裡想著從這裡進去就會到達霞喀羅步道的起點石鹿端;也曾經在往司馬庫斯的路上看見「養老」的路標,那時也是心想著,養老就是霞喀羅步道的終點了。去年曾經去參加徐如林老師的《霞喀羅古道》新書發表會,於是對霞喀羅步道更加癡心妄想。想著想著,終於有一天夢想要成真了,霞喀羅步道,我來了。

本格圖片多由同行友人聖母峰等人所攝。

白石大橋上的烏秋

早上五點就搭上了九人座休旅車,六點整到了竹東休息及最後的採買,然而車子過了清泉之後,就遇到了不少從步道起點回程的車子,這段從清泉到石療的產業道路總長18公里,只能容車子單線行駛,所以會車非常費時,沒想到已經有那麼多人比我們還早上山,看來今天山上會很熱鬧,因為十二月是楓紅的日子。

好了,早上九點二十分,我們出發囉,已經比預定時間晚了一個小時了。

石鹿步道口

霞喀羅步道是舊時日治時期的警察連絡道路,彼時日軍曾經付出凄慘的代價才以武力威懾了原住民,故而在深山峻嶺之中闢建道路,並且在沿途設罝警察局,同時搭建電話線做為聯絡使用,目的為就地監控原住民,同時也是日軍快速打擊叛亂的交通要道!

步道剛開始時十分好走,一公里後有一處公共廁所,每公里皆有一里程立標,而且還有歷史解說牌。霞喀羅Syakaro 是泰雅族語烏心石樹的意思。就如同霧社事件一樣,外來的統治者帶給了原住民許多的苦難,每一處駐在所都曾經有過血淚交織的故事。



《U-TUX》 我在司馬庫斯聽拉互衣說過:「我們以前的司馬庫斯原住民種楓香樹,再以楓香樹幹培育椴木香菇,香菇烤乾後,揹三天路程到山下去賣,回程時買二十斤豬肉揹回家,沿路遇過其他部落就一直發豬肉,擔子也越來越輕,等回到司馬庫斯時,就只下兩斤而已。」沿路發肉與族人分享,是泰雅族樂天知命的傳統。


大約兩公里後,情勢匹變,原本和緩的散步行程,轉而變成爬坡陡上,此地海拔接近2000公尺,途經霞喀羅大山的登山口,但是我們過門而不入。登山口旁擺放的不少重裝背包及外掛睡墊,看來有不少朋友正在享受攻頂的樂趣,而且他們還打算露宿一夜。

在海拔2000公尺處有一個極佳的展望點

霞喀羅大山登山口附近的背包

早上11點30分,我們已經是飢腸轆轆,便就地休息吃午餐,此時才走了4.5公里,但是步道總長可是有22公里。想到這裡不禁悲從中來,只好吃完飯團,吃點薯條,嚼嚼花生及牛肉乾,一顆橘子,喝了一杯奶茶,又喝了一杯咖啡,然後化悲憤為力量,繼續今天未完的行程。

促成本趟旅程的好朋友嘉明湖與聖母峰

路美、樹美是今天行程的總結,不只是楓樹,沿途還有不少變色植物都在初冬的季節時換穿紅裝。步道上時有散落的松針踩起來滋滋作響,也有滿地的紅葉像地毯迎接賓客,睜大眼睛還能拾得各式各樣殼斗科的可愛種子。








下午2:30,我們終於到達了步道的中間點白石,此地目前人山人海,粗估應該有80頂帳蓬,此地猶有兩間古建築物,供人憑弔舊時榮光。我們不敢休息太久,前程還有11公里呀!

白石的帳蓬群

白石古警察局前留影


過了白石之後,路況就變差了,不少崩塌處需要下切再繞上。

終於來到了聞名遐邇的白石吊橋,此是全步道中最長的吊橋。吊橋跨越了薩克亞金溪,兩岸山樹此刻點綴著或紅或黃的楓樹,看起來美極了。吊橋基座上落款大正年造,所以也算是大正風情的遺跡,炭治郎也曾揹著彌豆子走過同款吊橋吧!

橫照白石大橋



我們在白石吊橋遇到好幾位養老部落的山青,他們正馱著重重的補給裝備要到白石去。

過了白石吊橋後才是步道中最艱辛部份,先下切,然後又高繞爬過一座山頭,中間還有兩段近乎垂直的天梯,需要手腳並用才能攀上。還好不久後就聽過了摩托車的聲音,下山後見摩托車就停在步道上,還好最後8公里的路程是超級好路。

幾近垂直的梯子

我們最後一個休息點是離出口五公里處的一個小廣場,這裡是楓葉最漂亮的地方,所以有更多純賞楓的旅客是從養老端進來。奈何目前已是夕陽餘光,我的肉眼只能看見泛著黃光的矇矓山景,真是可恨可恨!幸好朋友的大炮相機尚能捕捉住略清晰的影像。

人眼看不到,鏡頭看得到的美景

接下來人人戴起頭燈在黑暗中前進,全程聚精會神,惟恐稍有閃失。抬頭一看,天上的星星全亮了,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仔細看星星了,也只能認出仙后座而已啊!



晚上七點半終於回到了養老端出口,感謝我們聘雇的休旅車司機不離不棄,養老是靠近司馬庫斯的地方,開車來這裡其實比石鹿的路程還長。

全員到齊,成功!

晚上回到家已經是11:30分了,還好仍算是當日來回,司機大哥們真是辛苦了!

今日成績總覽
霞喀羅步道在新竹縣的相關位置


高度時間變化圖

霞喀羅步道全長22公里,登山客絕大多數人選擇從石鹿端進,從養老端出,石鹿端海拔約1750公尺,養老端約1250公尺,途中最高點約2050公尺,下坡行程較為輕鬆,但是途中高高低低總爬坡也有近800公尺。如果是一日行程也必須如此安排,因為石鹿端的產業道路崎嶇難走,絕對要避免夜間行駛;而養老端則是標準道路可達。石鹿及養老兩端車行時間至少要四個小時以上。目前有多個公司專門辦霞喀羅行程,單日雙日,半程全程皆有,也有原住民協作的白石露營服務,近來國人皆因疫情無法出國,霞喀羅成了一帖解賞楓癮的良藥!

林務局台灣山林悠遊網地圖









2019年11月19日 星期二

Fremont , Seattle


佛來蒙(Fremont)是一個位於西雅圖北郊的小城區,這裡沒有高樓大廈和繁華商業,但是卻是觀光客必來的地方。

佛來蒙以街頭造景藝術而聞名,其中最著名的就是在一處橋墩下的地怪塑像。橋墩下原本就是人人印象中偏僻荒地,而這一個藝術家正是利用橋墩下的廢棄土堆雕塑了一個北歐傳說中的巨大地怪,地怪剛剛好就從地底探頭而出,一隻手還掐住了一台小金龜車。這個巧妙心思,讓城鎮中最偏僻的角落成了最熱門的景點。


另外城中地區的火箭塑像做得維妙維肖,而且就矗立在一個繁忙的十字路口上,看起來就要一飛衝天。一處小廣場前還有一個從前蘇聯運來的巨大列寧銅像,同時代的銅像早在共產主義垮台後全進了熔爐,這座銅像反而成了舊時代的孓遺回憶。



除此之外,還有路邊公車站牌前的路人塑像,不時還有人為這些塑像加料,例如幫忙戴個帽子或是加件衣服之類的。也有人把公園裡的樹剪裁成一對腕龍母子模樣。



一條運河橫貫佛來蒙市區,我們坐在河濱草地上,一邊看著悠閒行駛的船隻,一邊享用Fish and chips,曬著暖暖的春陽,真是十分的享受啊!


總之,佛來蒙的賣點就是公共藝術和地景相結合的巧思,總能令遠道而來的人「會心一笑」。


2019年10月25日 星期五

湖區之旅 (Lake District , England )



 2019年暑假,我們全家安排了一趟英國之旅,我覺得英國湖區國家公園(Lake District National Park)是一個特別美麗的地方,值得寫一篇專文來介紹。

湖區位於英格蘭的西北方,與蘇格蘭高地相鄰,當地實為英格蘭最高的山區,因為冰河時期的冰蝕作用而鑿出了許多凹谷,填水之後就成了湖泊,於是形成了今日山與湖交錯的優美景致,整個英格蘭的地形幾乎都是和緩平原,而蘇格蘭的地形幾乎都是高地,湖區景觀因而在不列顛島上顯得十分特別特殊且迷人,此處一直是英國人的渡假聖地。

湖區裡最大的湖泊是溫德米爾湖(Windermere),我們亦投宿在溫德米爾小鎮裡的民宿,小鎮裡有一個知名的彼得兔博物館(The world of Beatrix Potter attraction,這裡正是彼得兔作者波特小姐居住寫作及繪畫之地,波特小姐寫作致富之後,在湖區購買了許多土地,並致力於維護湖區的天然美景。彼得兔博物館採取自走式導覽,類似遊樂園裡的闖關遊戲,需時約四十五分鐘,家裡如果有小朋友,一定會喜歡。

彼得兔博物館
彼得兔博物館

我們從約克(York)開了約三個小時的車子到達溫德米爾,參觀完彼得兔博物館,又吃完晚飯後,這時已經是六點多,但是老婆提議大家去走一個步道,別怕別怕,這裡要到晚上十點太陽才會下山。

我們第一個行走的步道是Orrest Head Footpath,步道的入口就在溫德米爾市區的旁邊,步道長約兩公里,來回約一個半小時,步道兩旁有許多花如紫色鐘鈴的毛地黃,山頂制高點有360度景觀,可以俯瞰溫德米爾湖。步道前段是溫帶森林,上方則是蓄養牛羊的牧場。有趣的是,英國人在步道中間冷不防的放了一個怪獸古肥羅的塑像,可以好好拍照。

森林中的怪獸古肥羅

Orrest Head 的360 度景觀

步道上盛開的毛地黃

第二天的天氣預報是陰雨天,所以我們先去坐遊船,從溫德米爾的船塢鮑尼斯(Bowness-on-Windermere)出發,坐到湖泊另一端的船塢Lakeside,我們選擇包套的旅遊行程,於Lakeside轉搭燃煤蒸氣火車,這可不是遊樂園的小火車,而是貨真價實確實服役的真火車,其內裝擺飾都是維持上個世紀初的原木座椅,十分原汁原味又古色古香,擬古的情境非常適合拍攝復古的照片,全套旅程大約四個小時。鮑尼斯的碼頭沙灘上有許多禽鳥翔集,它們都毫不懼人,甚至會向遊客索討食物,其中也包括了童話故事裡常常會出現的天鵝,所有英國天鵝腳上都會有名環,因為根據英國法律,所有的境內的天鵝都是屬於女王所有。


Lakeside的蒸氣火車

下午之後,天氣轉晴,我們開車去一個隘口Kirkstone pass參觀,在這裡不得不提醒各位遊英的駕駛人注意,許多英國鄉下的偏僻小路都是沒有路肩的,相形之下道路變得十分狹窄,所以交會車的時候都要提高警覺。不過這個隘口其實沒有什麼好看的,倒是這是一條景觀道路,沿途可以看見在台灣三千公尺以上高山才見得到的圈谷地型,此地方只有稀微的草本植物,我老婆說風景很像是蘇格蘭高地。

Kirkstone pass 的一間旅館

過了隘口之後,我們再去拜訪一個瀑布步道Aira Force waterfall,大約是一個小時的路程。這個景點人潮洶湧,步道上處處是巨大的樹木。外國的瀑布相形之下沒有台灣多,所以他們會更珍惜這樣子的地方。我們在這裡發現了英國人奇怪的的習俗,大抵歐洲人都有向噴泉水池丟銅板許願的習慣,可是英國人愛將銅板塞入倒木的樹頭裡,樹頭其實還沒完全死亡,仍有自癒生長的能力,所以銅板就被樹給「吃」進去了,拔都拔不出來。

森林步道

Aira Fall 上的巨樹
樹頭裡插滿了錢幣

第三天早上,天氣尚可,我們先前往湖區的另外一個小鎮Ambleside,這一個城鎮可以說是湖區的運動中心,許多登山健行、划船或是騎腳踏車活動都是從這裡出發,鎮上舉目望去幾乎都是登山服裝用品社的招牌。我們也在這裡租了腳踏車,然而這裡並不像台灣有專門的鋪平的腳踏車道,許多的路徑都是原始山路,所以我們租到的都是超粗車輪的衝山車。

我們首先騎往目的地是Elterwater,這條路徑依照當地的指示為第37號腳踏車道(由此可知腳踏車路線之多了),會先騎一段公路旁的腳踏車道,接著半騎半推爬上一座小山,下山之後,再騎入了一段森林中起起伏伏的原始小徑,十分有趣,穿出森林後反而闖入一大片和緩的盆地,風景豁然開朗,可見雄偉的遠山High Raise蹲距在天邊,而Elterwater湖則是安靜的流淌著,草地與森林互相為伍,牛羊則在山丘上悠然吃草,這裡應該是全湖區風景最漂亮的地方。

Elterwater附近的山丘

Elterwater旁的腳踏車道
Elterwater小鎮風光

森林中 Off road 的腳踏車道
Elterwater旁的腳踏車道

我們從Elterwater返回Ambleside小鎮吃午餐,吃完後離還車的時間五點鐘還有二個半小時,想要去還車,但是又覺得心中有所不甘,因為每人租車一天可是要英磅30元的天價,所以我們立刻再進行另一趟腳踏車之旅前往Grasmere湖。這一條路徑比早上簡單許多,健行的人也更多,我們在路上看見一個指標寫著Rydal cave,於是騎入這條小徑,剛開始的時候,還遇到了一個騎著腳踏車過來的人,但是沒多久後,因為坡道實在太陡,路面都是不規則石板,所以我們棄車走路到Rydal cave。這是一個山頂的天然石洞,地面都是積水,裡頭有魚,我很好奇魚是怎麼來的,該不會是有人放生的吧?

Rydal Lake 

山頂的 Rydal Cave 

從 Rydal cave   往外看

然後我們返回原路騎向Rydal water 湖,湖旁有一大山,山與湖互相輝映,山綠湖水也綠,仁者樂山,智者樂水,兩者在這裡都可以各取所好。天空中,竟然有人駕駛舊式噴射機飛來飛去,讓我想起以前在德國巴伐利亞南邊的湖區看見天上漂浮的飛船,老外好像有特別愛戀舊時代的交通工具的情懷。時間已經不夠,我們不得不放棄遠方的Grasmere湖,從此地邁向歸途,雖然可惜,但是也預留了將來再訪的伏筆。最後我們在四點五十五分的時候順利歸還車子。

隔天一大早,我們就驅車前往約克還車,再轉搭火車回到倫敦,匆匆的結束了湖區之旅。英國浪漫派大詩人華滋渥斯William Wordsworth1770-1850年)曾經在湖區寫下《I wandered lonely as a cloud》一詩,裡頭描寫金色水仙花在春天湖畔燦爛開放的景像,令人嚮往不已,我在暑假來訪,結果一花未睹。我想如果我會再訪,那應該會是在春季。


(原作刊於新北市醫誌)